秃老三

   

【洪周】我执(大结局)

洪周(到目前为止)其实是一个买定离手的CP,因为双方都没有上线。最初我觉得是一个卧底和一个老大的故事,我对黑帮片有情结,先天(……)喜欢这样的剧情,以及因为设定是年下,所以心里带着点“反骨仔上大佬床转头又出卖大佬”热血狗血兜头淋的畅快期待。可是大佬他真的是又硬气又柔软,少秋他真的是又暖和又爆裂,在爪爪笔下,情节是情感的寄托,情感是情节的延续,文字里的人物带来的不仅是阅读的愉悦,更是教导和领悟。一个莫测的开端,一个希望的结尾。今天,大佬和他的阿秋终于过上了平凡的小日子。今天,爪爪和爪肉们(总比爪毛好听吧是不)也终于坐上了生平第一次爪牌大巴。感谢作者。感谢两位先生。

另,以下转载文字均属于原作者。

猫爪必须在上:

前文目录

实在没想到,一个原本为了捞本子的更新,生生更成了一个前传。谢谢大家陪着这个任性的cp任性的故事,太谢谢了

还是那句话:故事结束了,生活还在继续,谢谢笔下的他们,谢谢最好的你们

 @维木向东 生日快乐,第一张乘车卡是你的了!


35


嘉林花园后身隔一条街,有个不大不小的农贸市场。棚子底下卖干果生鲜和粮油米面,隔壁临着小吃一条街,晚上七点一过就密密匝匝地排满小摊子,烤串的炸土豆的夹馍的涮菜的拢出一种气势汹汹的热闹,呛人的白烟里香味浓郁,走过一百米,闻都闻半饱。


市场最前端风吹不着雨淋不着、客流量最大的黄金地段不声不响地支了个新鱼摊,老板是个同样不声不响的寸头男人,不爱讲究排场和穿着,跨栏背心大短裤,懒洋洋地和一只起码有十斤的猫看摊儿。他不搞价,但称极准,鱼总是早上海港城码头第一批船捞上来的新鲜货。就那么两箱活蹦乱跳的,卖完收摊,非常任性。

晚上有闲,在旁边小吃街架上炉子卖铁板烤的吃食,和来来往往的食客聊几句天,日子过得不急不缓。


但混这条街的杨老四感觉一切没那么简单。

作为在这里呆了十年的前任鱼界扛把子,他对顶头那处位置觊觎已久。没想到空下来没多久,就杀出来这么个程咬金,迅速顶替他上位,成了市场现任鱼界扛把子。小吃街入了夜总有想逃单、耍酒疯、砸场子,就是不好好吃饭的混混练家儿,可不知怎么的,到了卖鱼佬这里,清一色消消停停扒饭啃鱼,偶尔还递烟,凯哥凯爷叫得特别狗腿。

要说每天限量卖鱼,顾客流失一定特别严重。可惜卖鱼佬脸长得好,案板上拆鳞,撸一刀,抬个眼,分分钟围上一圈大婶大妈打听娶没娶媳妇儿。


更奇怪的。

隔三差五总有那么一段时间,卖鱼佬成天到晚的不出现,再回来,旁边跟着一个打杂跑腿的男人,人前人后地晃上几天,又不见了。


就这样,生意还能做下去,卖鱼佬还能养活自己。

太奇怪了。


而最令人心痛的,也是最不能容忍的。小吃街原先有一对儿常客,八成是沾亲带故的两兄弟,一个炸毛,一个卷毛——这是一条街的福音。晚上临幸哪家,哪家就能手不停地卖出去一桌子吃食,两个人风卷残云吃得倍儿香,活招牌。结果莫一天碰上卖鱼佬,三个人大眼瞪小眼,认亲现场似的。从那以后,再也不吃别家摊子了。


杨老四思前想后,忍无可忍,终于码了几个小弟在一天下午把脚踹到了鱼箱上,吓得鱼们一个激灵,翻了几朵水花。

周凯撩起眼皮看了一眼,低头剁鱼尾。

杨老四插着腰,可厉害:“哎哎哎,跟你说话呢。”

里边闻声出来一个男人,揉揉眼睛,想笑又难以置信,扭成了一个微妙的表情:“干嘛呢这是?”

杨老四凶神恶煞:“没看见吗!砸场子的!”


周凯一撇嘴,把鱼尾巴丢进垃圾桶。


洪少秋点点头:“因为啥啊?招您惹您了?”

“没你们这么做生意的!”杨老四义正言辞,“出摊连个时间都不固定!扰乱市场秩序!还垄断我们重要消费力量!”

词儿还挺带劲,洪少秋被说得一愣一愣,和杨老四有来有往吹胡子瞪眼。说了半天,把周凯说烦了。卖鱼大佬霍然抬头,把刀哐啷一声摔到了案板上。

椅子上卧着的土豆后脑勺长眼睛了似的,跟风造势:“喵!”


洪少秋脸一板,嘴闭上了。

杨老四吓一跳,往后退半步:“你想干什么!我跟你说!别想着动刀啊,我哥认识条子!”

“认识啥?”

“条子!”杨老四挺胸抬头,昂起下巴,“怕了吧!”

洪少秋噎住了话头,相当微妙地摸了摸鼻子。



第二天,下午六点半,市场开过来三辆警车。

一整条小吃街瑟瑟发抖,探头探脑。

三辆车规规矩矩地停在路边,车门拉开,洪少秋搬着一箱冰镇西瓜冒出来:“凯哥!搭把手。”

周凯不明所以,过去帮忙往里搬,好奇道:“你怎么跟公安混到一块去了?”

他侧头看看街口,刚好一个圆头圆脑的警察从副驾驶跳出来,挥手喊了一嗓子:“哥!”

“诶。”周凯愣着应一声,在夕阳里眯起眼睛,看周超跑到后备箱也搬出一箱西瓜。

周超穿了全套警服,敞敞亮亮地笑。也不嫌周凯身上腥,放下西瓜搂上来黏糊糊地贴了个脸。

周凯拿毛巾擦擦手,胡噜他一把,看后面两辆警车里下来五六号警察,哑然失笑:“熏然?三儿?你们这是带谁来了?”


“都同事。才散会,随便吃口饭。”

那两位小吃街常客没事人儿似的。李熏然没搬箱子,徒手抱了两只大西瓜跑过来。季白穿上警服变化非常大,天然挂着冷峻,跟在李熏然身后。他和周凯打了个招呼,一一指着介绍:“那是赵寒,旁边那姑娘叫姚檬,他爱人。”没等介绍完,盯着第三辆车竖起眉毛吼,“老六!那不能那么搬!水都流到车里了!”


洪少秋弯着眼睛把周凯摘出来,一手揽着李熏然,一手揽着周超,环视一圈,终于找见杨老四。三个人凑过去,洪少秋一本正经:“四哥。”

杨老四吓得双手连摆,直哆嗦嘴唇。

洪少秋的笑容如春天般温暖:“给你介绍下,这个,凯哥他亲弟。”拍了拍周超。

“这个,凯哥他干弟。”拍了拍李熏然。

李副队人畜无害地笑笑,把手里抱着的大西瓜塞给杨老四:“吃西瓜吃西瓜,警民一家亲。”


36


盛夏。

一年一年漫长的夏季。周凯在蝉鸣聒噪的午后懒洋洋地打了个滚儿。

洪少秋的工作性质特殊,忙的时候一连仨月不着家,闲下来就能放长假。男人走到摊子遮阳伞下边的凉席旁,搭了个边坐下。周凯趴着睡,头挨着土豆,后腰的衣服蹭上去,翻露出来一截小麦色的皮肤。

洪少秋伸手帮他把衣服放下来,有一搭没一搭地扇着手里的扇子,慢悠悠赶蚊子。


世界寂静,聒噪都像在远方,鱼尾巴时不时拍出一点水声,提醒他时间仍在缓缓移动。

有人来买鱼,洪少秋比了个噤声的手势,蹑手蹑脚去称。

周凯旁边没了人,迷迷糊糊翻一个身,半边脸上压出了几道凉席印子也不自知。

衣服又蹭了上去。


微博停车位

长图片停车场


37


千百个平凡普通的日子。


不让你苟且的活,也不准你壮烈的死。

要你在琐碎日常中看家长里短,消磨漫长平凡的时光,晒着阳光慵懒地发呆,做一场傻乎乎的白日梦,偷得浮生半日闲。


洪少秋给买菜的大婶秤鱼,非常利索地应付掉讨价还价,还顺势交流了一下菜谱。他在拿塑料袋的间隙飞速地捏了捏周凯的手。

卖鱼大佬懒洋洋地瞥他一眼。

洪少秋背对斜阳,笑得二五八万。


他们正在……活着。



—— 完 ——




评论
热度(733)
© 秃老三 | Powered by LOFTER